document.write('
');

聊聊崩漏,和你所不知道的“補中益氣湯”

 二維碼 210
發表時間:2019-10-16 09:19作者:陳農夫來源:競彩籃球比分直播官網網址:http://bj-deran.com

今天正文開始之前,我先來提個小問題:“你能想到的古代女醫生都有誰?”


嗯?


啊?


就是那個《女醫明妃傳》里的允賢,算不算?



聊聊崩漏,和你所不知道的“補中益氣湯”

恩,好,那我們今天就來聊聊這位“女醫允賢”和歷史中真實的她。


一婦人,年三十八歲。得患血崩,三月不止,轉成血淋。三年服藥無效。詢其故,云:家以燒窯為業。夫出,自運磚瓦,一日運至二更才止。偶因經事,遂成此癥。


某謂:勞碌太過,用補中益氣湯(出丹溪方)加:黃芩、香附各一錢;大薊一錢五分。


后服大補陰丸即愈。此后有患如此疾婦女五六人,服此皆效。


——《女醫雜言》


(由于版權問題,沒有辦法將原書拍錄分享給大家,以上文字為原書謄錄。)



初次看這個醫案時,我是被那秀氣的字體吸引了,仔細探究后才知,歷史中的允賢與影視作品還是有很大差距的,此女姓談,名允賢,書香門第,而非武將軍女,一生只嫁一楊姓夫家,而與大明宮廷,蒙古大汗可是真的沒有什么交集。


留存下來的這本《女醫雜言》,也受到時代影響,由其子楊濂謄錄抄寫,才得以刊行于世。


但絲毫不影響她的書,在婦產科中的地位。


其書被評為“現存最早的女性醫家專著”


全書去序、除跋,不過18頁紙,共收錄31個醫案,也就4000~5000字左右,其內容卻涵蓋了婦科、兒科、產科、美容科,醫治的患者,年齡上至69歲的失眠老婦,下至6歲的積食小兒,均有涉獵。


書歸正傳,我們來看看文中的醫案到底講了什么,又能給后世的我們帶來哪些啟發?



一位年38歲的中年女性,因為陰道大量出血,三個月都沒止住,后來變成間斷性,淋漓出血。也許是那個年代封建迷信,對于此類病癥男大夫不敢問,女患者羞于說。反正結果是這位中年婦女陸陸續續經過了三年,病還是沒有好,于是找到了這位無錫女醫談允賢。由于同為女子,溝通起來就更容易一些,中年婦人自己說,夫家以燒窯為生,她自己也是忙于其中,工作辛苦,日日操勞。


三年前,有一次他丈夫外出,撿瓦、搬磚、燒窯的活計就都落到她一個人身上,那時她正值經期,本應該多多休息,卻一直重體力、超負荷工作直到大半夜,(古代的二更天為21時~23時)。


收工結束,開始休息時,卻發現自己陰道流血不止了。


我們的女大夫仔細詢問了病史,找到了原因,認為這位婦人是長期重體力勞作,氣血虧虛,脾臟統攝血液能力下降,發為這淋漓不斷的經血。


故用朱丹溪的補中益氣湯加黃芩3克、香附3克、大薊4.5克。


出血停止后,又用了大補陰丸善后,這個婦女的崩漏之癥到此就真正的治愈了,運用“此種辦法”女醫允賢還治好了五六個有相似疾病的人。



病案說完了,各位看官都看懂了吧,那我又要提問了。


首先,女醫允賢用的什么辦法,止住了婦人的崩漏之癥呢?


第二個問題,醫案中選用的補中益氣湯(出丹溪方),到底是不是我們常見的補中益氣丸呢?


先思考一下,帶著問題,再往下看。


崩漏之癥,指陰道突然大量流血,或淋漓下血不斷。病因不外乎:虛、血熱、血瘀三個方面。


中醫治療婦人崩漏之法,總結起來就是“治崩三法”,即“塞流、澄源、復舊”三大法門。塞流即急則治標之止血法;澄源即求因治本;復舊即調理善后。



聊聊崩漏,和你所不知道的“補中益氣湯”



此案中似乎只用了:澄源、復舊。道理也很簡單,崩者出血量大,多為實、熱,漏者出血時間長,而量不大,多為虛、瘀。此婦人病程日久,久則必虛,病癥偏于漏下之癥,治漏宜養血行氣,若過于固澀恐成瘀血,所以我們的女大夫,順理成章的將兩步化為一步,補氣升提以止血,即可。


第一個問題回答完了,跟你想的一樣嗎?再說第二個問題,醫案中選用的補中益氣湯(出丹溪方),到底是不是我們常見的補中益氣丸呢?


補氣名方補中益氣湯(也就是我們藥店中常見的“補中益氣丸”),源自補土派名醫李東垣《內外傷辨惑論》一書。


書中所載藥物組成如下:黃芪、人參、甘草、當歸、柴胡、陳皮、白術、升麻。


用以治療脾不升清的頭目眩暈癥;中氣下陷的崩漏、子宮脫垂,脫肛癥;氣虛發熱的身熱,汗出,乏力癥。


看著好像確實對癥。


而女醫允賢醫案中卻明確說,她用的是朱丹溪之補中益氣湯(根據其對朱丹溪的推崇,我推測這里一定不是謄錄出錯),于是我開始翻閱書籍,還真的在《丹溪心法·卷三》內傷五十三,附方中找到了。



補中益氣湯 《丹溪心法》


黃芪(一錢半,嗽者減輕一錢)、人參(一錢,有嗽去之)、炙甘草(一錢)、當歸(半錢)、柴胡(半錢)、陳皮(半錢)、白術(半錢)、升麻(三分)、葛根(半錢,如渴用之,不渴不用)、白芍(半錢,秋冬不用),紅花(三分),黃柏(三分)。(方中藥物需在醫生指導下,辨證加減使用。)


宋代度量衡折算:

1兩約等于37.3克;1兩=10錢;1錢=10分。

(為方便核算,臨床中統一按3克折算。)





兩方加以對比,的確丹溪之補中益氣湯用在此處更為恰當。女醫雖未詳細描述,婦人除崩漏外的其他癥狀,但從其病機也可窺見一二。


患者崩漏日久,脾不統血,陰血虧虛,陰虛生內熱。婦人應該是月經特別不準,來了就不容易走,淋漓多日不凈,肚子還會絲絲拉拉的痛,做什么都沒有精神,臉色有些蒼白,或許兩顴骨還會微微泛紅,一副愁苦的容貌,講述自己病情時還會時常嘆氣,舌體是干燥的,容易口渴,舌下脈絡稍暗,脈弦澀。


醫案中朱丹溪版補中益氣湯,是在李東垣的補中益氣的基礎上,加了葛根、白芍、紅花、黃柏。


人參,發病初期有咳嗽癥狀者,不可加人參;久病肺中有伏火,出現咳嗽的癥狀時,也不可以加人參。


葛根,它真的是一味妙藥,解肌退熱,可以緩解現代人頭目眩暈,脖子僵硬的癥狀;透疹,顧名思義,可以解決一些發疹類疾病,或疹出不暢的癥狀;最重要的功效是生津止渴、升陽止瀉,它可以鼓動脾胃清陽之氣上升而止泄瀉,又可治熱病灼傷津液的口渴,基于此療效,現代藥理還發現其具有降血糖的作用。


白芍,本方原為升舉陽氣之劑,少佐配伍斂陰養血的白芍,即可防止組方中過散無收的疑慮,又可平抑肝陽,柔肝理脾。之所以原文中寫秋冬不用,應該是古代醫家對五運六氣的恰當把握,考慮秋收、冬藏,把自然之收斂之氣,考慮其中,故在秋冬之季去掉白芍,這種方法也只適用于本方,可不能照搬應用到其他方劑中哦。


紅花,“暴崩多虛,久漏多瘀”又配了活血通經,祛瘀止痛的,需注意紅花有興奮神經作用,入煎劑不宜超過10克;


黃柏,最后少佐一點救腎水、瀉伏火,真是恰到好處。


?如果有類似癥狀,想要自己試一試此方的看官,給大家一個簡單的辦法,藥店中買葛根、白芍、紅花、黃柏四味藥煎湯,送服中成藥補中益氣丸。



?此方中配伍了活血調經之藥,產后哺乳期婦女不建議服用,有回乳風險;陰虛有熱者此方可甘溫除熱,陽虛氣不足者,可補中益氣,均可使用。


?經期停服,經期過后服用至次月行經,觀察月經情況,若崩中、漏下癥狀已經得到改善,即可停藥。


最后予以健脾益腎之劑(如醫案中的大補陰丸)以調理善后,就是“治崩三法”中的復舊了。


好了,病例講完了,文章最后引用朱丹溪治療此病經驗,予以收尾。


初用止血以塞其流,中用清熱涼血以澄其源,末用補血以還其舊。若只塞其流不澄其源,則滔天之勢不能遏;若只澄其源不復其舊,則孤子之陽無以立。故本末無遺,前后不紊,方可言治也。

——朱丹溪《丹溪心法》



nba竞彩篮球投注热度 篮球即时比分APP下载 体彩竞彩篮球胜负 新浪竞彩篮球比分直播 今日竞彩篮球网